<sub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/meter></sub>

      <th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form id="dl17b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l17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track id="dl17b"></track><thead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cite id="dl17b"></cite></meter></thead>

          <thead id="dl17b"><menuitem id="dl17b"><b id="dl17b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<sub id="dl17b"></sub>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首 页 关于我们 资讯中心 通知公告 担保研究院 投诉建议风险 会员中心 考试认证 企业曝光台 联系方式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站内搜索 [会员登陆] 注册担保风?#23637;?#29702;师报名进行中...
            相关栏目
          政策法规
          行业新闻
          领导动态
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 -> 资讯中心 -> 政策法规 -> 详细信息

          担保乱象牵出西藏发展背后隐秘关系

            三笔合计逾十亿元的金融借款纠纷,将卷入其中的西藏发展背后的隐情曝光——一群长袖善舞的资本玩家,通过设置错综复杂的股权结构,借助一系列“马甲”公司,游刃于三股神秘力量之间,不惜动用杠杆?#24335;?#39640;价买壳。孰料资本市场风云变幻,资产证券化戛然而止,风险敞口一一暴露,使得官司缠身。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王健——西藏发展最初的缔造者和?#23548;?#25511;制人,与后来者储氏夫妇、王纯在一次的股权腾挪中,身影再次?#26009;幀?/P>

            三份诉讼牵出担保乱象

            三起蹊跷的金融借款纠纷案将西藏发展推向前台。

            三起诉讼案情基本相似:委托人借助信托通道向被告提供贷款,被告未能履行还款约定,信托公司向法院起诉被告。

            类似的故事情节并不少见,但蹊跷之处在于,被列为被告之一的西藏发展矢口否认出具过还款“?#20449;?#20989;”。而被告之一——时任控股股东西藏天易隆兴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西藏天易隆兴”)也声称?#25353;游?#35201;求西藏发展为借款提供担保”。

            ?#35757;?#36825;些?#23383;?#40657;字?#31995;?#20844;章是“萝卜章?#20445;?/P>

            情况似乎没有这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得的三起案件(32号案件、33号案件、60号案件)影印件显示,三起案件涉及的金融借款本金合计10.2亿元。其中,32号案件和60号案件的出借方分别为“芜湖华融渝展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”(简称“芜湖华融渝展”)和“芜湖渝宾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?#20445;?#20004;者均是中国华融(02799.HK)旗下公司。32号案件、33号案件、60号案件涉及的金融借款本金分别为4.5亿元、3.2亿元和2.5亿元。

            以最大一笔4.5亿元为例,起诉状称,2016年5月27日,国投泰康信托有限公司(简称“国投泰康信托”)与委托?#23435;?#28246;华融渝展签订《国投泰康信托·鸿雁1969?#35834;?#19968;?#24335;?#20449;托之?#24335;?#20449;托合同》,芜湖华融渝展将4.5亿元?#24335;?#22996;托给国投泰康信托,由国投泰康信托将?#24335;?#29992;于向西藏天易隆兴发放贷款。

            同日,国投泰康信托与西藏天易隆兴签署了《信托贷款合同》,约定以其设立的“国投泰康信托·鸿雁1969?#35834;?#19968;?#24335;?#20449;托”的信托?#24335;?#21521;西藏天易隆兴发放贷款,专项用于后者补充流动?#24335;稹?#36151;款总金额为4.5亿元整,贷款期限为12个月(2016年5月27日—2017年5月26日)。该贷款合同约定了详细的贷款利率、利息支付?#32422;?#36829;约措施?#35748;?#21017;。

            同?#20445;?#22269;投泰康信托与西藏天易隆兴签署了《?#21892;?#36136;押合同》,约定西藏天易隆兴以其持有的西藏发展2809.96万股限售股及其孳息(包括质押?#21892;?#24212;得股息、红利、配股、送股及其他收益)向国投泰康信托提供质押担保,并于2016年7月14日办理证券质押登记。

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?#29301;?#35199;藏天易隆兴的借款时机很敏感。一方面,西藏发展于2016年3月2日起开市停牌重组,拟购买标的资产范围为国内某新能源行业公司?#30446;?#32929;权;另一方面,就在5月24日,西藏光大金联实业有限公司(简称“西藏光大金联”)将其持有的2809.96万股西藏发展限售股解除质押。

            2016年6月1日,西藏发展宣布终止重组,并发布第一大股东转让股权提示公告称,西藏光大金联于6月1日与西藏天易隆兴签订股份转让协议,西藏光大金联悉数退出,西藏天易隆兴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            消息一出,尽管重组终止,西藏发展复牌后连续两日大涨。此后均在13.36元/股(质押日前20个交易?#31449;?#20215;)之上。

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西藏天易隆兴还是追加了增信措施。起诉书称,2016年10月14日,三洲隆徽实业有限公司(简称“三洲隆?#23637;?#21496;”)、储小晗、李佳蔓分别出具?#20449;?#20989;,?#20449;?#23545;西藏天易隆兴《信托贷款合同》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。2017年2月24日,?#26412;?#37329;丰科华?#24247;?#20135;开发有限公司(简称“金丰科华公司”)亦出具了类似的?#20449;?#20989;。

            4.5亿元信托贷款到期后,西藏天易隆兴进行了展期,合同双方将贷款期限变更为24个月(2016年5月27日-2018年5月26日),相关还款细则亦进行了调整。

            起诉书称,2017年9月18日,西藏发展向国投泰康信托出具?#20449;?#20989;,?#20449;?#23545;西藏天易隆兴在《信托贷款合同》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。

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西藏天易隆兴的信托贷款仍?#29616;?#36829;约,国投泰康信托将其诉至法庭。随后,监管部门亦?#28304;聳陆?#34892;问询。不过,西藏发展与西藏天易隆?#21496;?#21542;认出具过?#20449;?#20989;。

            “?#31508;笔?#20648;小?#38505;一?#34701;方面谈的贷款。”8月22日,储小晗旗下的一家公司高管徐征(化名)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无论是西藏天易隆兴还是西藏发展,背后的?#23548;?#25511;制?#21496;?#26159;储小晗、李佳蔓夫妇(简称“储氏夫妇”)。

            储小晗控制的另外一家公司的一位高管证实了上述说法。他进一步指出,储氏夫妇通过一系列的“马甲”公司隐身幕后。此次争议的公章问题,据说是合同中使用了一枚西藏发展的旧章。

            中国证券报记者就此多次致电西藏发展董秘杨岚岚,对方一直未接电话。国投泰康信托一位人士称,该公司只是给双方提供信托通道,此次起诉亦是受委托人所托,公章真假问题以司法部门的鉴定结果为准。

            “储氏夫妇”资本运作迷局

            10.2亿元的金融借款到底去了哪里?

            按照起诉材料中的说法是用于西藏天易隆兴补充流动?#24335;稹?#20013;国证券报记者调查获悉,这些?#24335;?#25110;与西藏天易隆兴的资本运作有关,而背后则指向了储氏夫妇。

            追溯西藏发展近20年的发展史,其背后的?#23548;?#25511;制人一?#31508;?#20010;谜。无论是早期的西藏光大金联,还是后来的西藏天易隆兴,?#21482;?#26159;近期意欲接盘的?#26412;?#37329;汇恒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金汇恒投资公司”),西藏发展所?#29575;?#30340;说法与其关联方或者内部人的说法迥异。

            如前所述,储氏夫妇所控制的两家公司内部?#21496;?#21521;中国证券报记者指出,很多公司无论是法人代表还是高管,表面上看与储氏夫妇无关,“但?#38469;?#20182;们控制。”储氏夫妇是西藏发展等一系列公司的?#23548;?#25511;制人。

            储氏夫妇到底有何来头?

            尽管在四川资本圈知者甚少,但储氏夫妇的身影却先后出现在新兴铸管、东方网络、群兴玩具、西藏发展?#32422;?#35199;藏水资源等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中。

           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获悉,储小晗涉足的领域涵盖?#24247;?#20135;、文化、?#35828;紜?#37329;融等,业务遍布全国。

            20世纪90年代,储小晗奔赴海南,先后担任海南国际航?#31456;?#28216;实业有限公司干事、部门经理、副总经理。?#20004;瘢?#20648;小?#31995;?#36523;份证信息显示户籍地仍为海南海口市。1996年前后,储小晗转战甘肃,先后出任甘肃三洲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、甘肃三洲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。其妻子李佳蔓的身份证信息显示,其户籍所在地为甘肃兰州。

            1998年前后,储氏夫妇在四川创办了多家企?#25285;?#28041;足环保制造、核能装备等领域。2000年-2010年,则是储氏夫妇事业爆发期。他们先后在甘肃、四川、?#26412;?#31561;地兴办工业装备、文化、?#24247;?#20135;等实体企业。

            天眼查信息显示,以“储小晗”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共有15家。?#26696;?#22810;公司的股东、高管中都不是以他们的名字出现?#20445;?#20648;氏夫?#31350;?#21046;的一家公司高管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储氏夫妇的朋友圈至少包括“中核系”和“供销系?#20445;?#21069;者深耕中国核工业领域,后者则在中国供销社系统沉淀已久。

            2011年是储氏夫妇事业的分水岭,他们开始?#34987;?#36164;产证券化。首?#20219;?#33394;的目标是新兴铸管。储小晗将旗下控制的三洲特管所属四川三洲精密钢管有限公司(简称“三洲精密”)资产与新兴铸管所属在建复?#32454;?#31649;项目之相关特管资产进行重组。

            但三洲精密项目未能实现预期目标,项目一直未建成投产。经协商,由三洲特管?#23637;?#26032;兴铸管所持三洲精密60%的股权,?#31508;?#30340;评估底价为1.36亿元。不过,因三洲特管逾期支付股权转让价款及延期付款利息,新兴铸管将其诉至法庭,?#20004;?#35813;案仍在执行当中。

            与新兴铸管的不愉快合作相比,储氏夫妇2013年6月与东方网络(即原“广陆数测”)的重组则相对干脆利落(该重组于2014年7月完成)。通过此次重组,储氏夫妇旗下的数字电视资产平台——中辉乾坤100%股权作价2.5亿元出售给了东方网络。尽管这?#24335;?#26131;现金?#32422;?#20165;3752万余元,但储氏夫妇获得的股份?#32422;?#37096;分——间接持有的东方网络2254.89万股——在一年后即以司法划转的方式到了三位自然人名下。根据?#31508;?#25259;露的信息测算,这部分股权合计价值4.44亿元,但均因借款合同纠纷案而被司法划转。储氏夫妇通过划转的形式完成套现,其做法耐?#25628;?#21619;。而凭借这一重组,东方网络股价从停牌前的11.28元/股最高涨至2015年6月4日的148.8元/股,累计涨幅超过12倍。

            如果说东方网络一役,储氏夫妇能全身而退,那么随后的资产证券化则颇为?#37096;饋?/P>

            2015年6月,群兴玩具停牌重组,重组标的为储氏夫妇旗下?#35828;?#35774;备资产核心平台——四川三洲川化机核能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00%股权。但此次重组于2016年8?#20081;?#22833;败告终。

            但储氏夫妇并未就此打住。2016年6月1日,西藏发展控股股东?#23383;鰨?#35199;藏光大金联将其持有的西藏发展10.65%股权(2809.96万股)作价7亿元转让给西藏天易隆兴。

            西藏天易隆兴?#31508;?#26377;两位股东:?#26412;?#20013;合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合联资产”)持股80%、天易隆达(深圳)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0%。中合联资产?#30446;?#32929;股东为中国供销集团有限公司,后者由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持股100%(以下将供销集团体系统称为“供销系”)。

            西藏发展?#31508;?#35748;定,公司?#23548;?#25511;制?#23435;?#20013;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”。

            但前述储氏夫妇旗下两家公司高管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指证,西藏发展一直由储氏夫妇?#23548;示?#31574;。

            “7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做了结构性安排。”徐征称,其中的4.5亿元?#27425;?#27492;次借款纠纷中的“国投泰康信托·鸿雁1969?#35834;?#19968;?#24335;?#20449;托?#20445;?#21478;外的2.5亿元构成为:自然人蒋钧出资1.14亿元,“供销系”出资1600万元,储氏夫妇出资6000万元,西藏信托出资6000万元。中国证券报记者无法联系到上述出资方?#28304;?#32622;评。

           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,储氏夫妇原计划利用西藏发展的上市平台,将旗下实业资产进行证券化,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实施。如今,储氏夫?#31350;?#21046;的公司相继被诉诸法庭,储氏夫妇似乎有离场之意。

            8月6日,西藏发展发布一则关于公司第二大股东间接股权变动的提示性公告,内容看似简单,背后大?#34892;?#26426;。剖析这则公告,一个在资本市场浸淫已久的资本玩家——西藏发展最初的?#23548;?#25511;制人——王健的身影随之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    蹊跷的股权腾挪

            四川资本圈多位人士指出,王健(后改为“王坚”)是西藏发展IPO的操盘人,也是西藏发展1997年—2016年真正的?#23548;?#25511;制人。2016年6月,王健将西藏发展控制权交于储氏夫妇。

            公告显示,西藏天易隆兴的间接股东中合联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合联投资”)于2018年8月3日与金汇恒投资公司签订了《承债式股权?#23637;?#21327;议》,中合联投?#24335;?#20854;持有的中合联资产40%股权转让给金汇恒投资公司。转让价格为1780万元。

            1780万元也有故事。如前所述,储氏夫妇用7亿元?#23637;?#35199;藏发展控制权,7亿元中的1600万元由“供销系”下属的中合联投资出资。“如今的转让款即是?#32972;?#30340;出资款加上利息款,合计1780万元。”徐征?#25285;?#33258;始至终,中合联投?#24335;?#26159;?#23433;?#21153;投资?#20445;?#24182;非?#23548;实目?#21046;人。

            中合联投资网站信息显示,该公司由中国供销集团有限公司、省(市、县)级供销社和省(市、县)级供销社所辖的企、事业单位等二十?#19994;?#20301;共同出资?#38378;ⅲ?#27880;册资本金为3亿元人民币。自2005年12月中合联?#38378;?#20197;来,现已拥有全资及控股子公司15家,主营业务涵盖小额贷款、典当、融资租赁、基金及投资等领域。

            中合联投资为?#25105;?#36716;让股权?8月28日,中国证券报记者致电该公司,但公司不?#20184;源?#32622;评。

            不过,中合联投资的做法引来监管层注意。西藏证监局采取行政监管措施,叫停股权转让。另一方面,就在中合联投资转让股权、金汇恒投资公司接盘后,西藏发展紧接着又抛出“公司无控股股东及?#23548;?#25511;制人”的法律认定。分析人士认为,这或者是为后来者的资本运作扫除障碍。

            对于金汇恒投资公司的来头,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,金汇恒投资公司与西藏发展、王健似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            工商资料显示,该公司目前分别由田海强、方德华两位自然人各持股50%,注册地址是“?#26412;?#24066;海淀区中关?#36837;?#22823;街11号6号楼517?#32771;洹薄?#39047;为蹊跷的?#29301;?月10日,金汇恒投资公司的股东发生了变动,自然人王纯闪电退出。

            种种迹象显示,此次闪电退出的自然人“王纯?#34987;?#19982;?#26412;?#22025;运金丰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?#26412;?#22025;运金丰”)穿透后的股东“王纯”为同一人。不仅如此,金汇恒投资公司与王健曾出任董事长的?#26412;?#22025;运金丰亦有关联。两家公司均在位于?#26412;?#24066;海淀区中关?#36837;?#22823;街11号注册。

            ?#26412;?#22025;运金丰原名“?#26412;?#30334;花集团公司?#20445;?#25345;?#20852;?#24029;光大金联(后更名为“西藏光大金联”)81.25%股权,西藏光大金联控股西藏发展。?#26412;?#30334;花集团公司创建于1981年,法定代表?#23435;?#29579;健,公司主要经营?#24247;?#20135;、生物制药、连锁商业和服务业。据媒体报道,中稷集团此前曾参与?#26412;?#30334;花集团改制并?#23548;?#25511;制该企业。

            2005年,西藏发展控股股东由“?#26412;?#30334;花集团公司”变更为“王健?#20445;?#29579;健持有西藏光大金联81.25%股权,进而控股西藏发展。

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?#29301;?#22825;眼查数据显示,?#26412;?#22025;运金丰股权层层穿透后,该公司?#20852;?#20301;股东:邱镇城、王婷、郑凤霞、王纯。

            ?#36865;猓?#26080;论是金汇恒投资还是?#26412;?#22025;运金丰等公司,其注册地均位于“?#26412;?#24066;海淀区中关?#36837;?#22823;街11号”。

            若进一步?#32439;佟?#37329;汇恒投资公司”旗下投资的公司,则可发现更多的与“中稷系”有关的公司。“中稷系?#31508;?#20197;中稷集团为首的系列关联公司,涉足领域众多。西藏光大金联控股西藏发展的1997年-2016年,其背后的?#23548;?#25511;制人王健即与“中稷系”渊源颇深。

            “?#26412;?#22025;运金丰背后的股东王纯与金汇恒投资公司原股东王纯,均与‘中稷系’有渊源,且所涉及公司注册地几乎一致,很可能是同一人?#20445;?#24464;征说。

            ?#36865;猓本?#22025;运金丰股东——王纯持有?#26412;?#27719;?#24378;?#21457;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汇?#24378;?#21457;”)25%股权。汇?#24378;?#21457;?#38378;?#20110;2014年4月12日,是专门为?#23637;?#35199;藏发展旗下子公司股权而设。根据?#31508;?#25259;露的公告,公司设立之初股东仅邱镇城一人。但颇为诡异的?#29301;?#35813;?#23637;?#26631;的股权过户?#20013;?#20110;2013年1月24日办理完毕,自然人王纯却于2013年1月8日闪电入股,一?#32972;?#32929;?#20004;瘛?/P>

            这意味着,汇?#24378;?#21457;自然人股东王纯早在2012年就已与“王健”掌控下的西藏发展有过商业往来。如今,接盘者金汇恒投资公司?#23637;?#20013;合联资产40%股权宣布不久,自然人股东“王纯”却闪电退出,?#21496;?#32784;人所思。

            ?#36865;猓?#20648;氏夫妇与王健关系更是不一般。西藏光大金联2016年6?#38470;?#35199;藏发展控股权出让给西藏天易隆兴之际,王健就已在运作西藏水资源(01115.HK)。

            2016年6月24日,西藏水资源完成5.25亿港元?#30446;?#36716;债发行。其中,5.1亿港元可转债由“Tyee Capital Funds SPC-Tyee Capital Tibet Fund SP”认购。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,对该认购者进行层层股权穿透后,其背后的?#23548;?#25511;制?#23435;?#26446;佳蔓”——“储氏夫妇”的身影再次显现。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下一篇:国务院颁布法规文件

          香港注册总部秘书处地址:香港九龍長沙灣道72號昌明大廈8樓B室  电话:00852-35202070

          ?#26412;?#20195;表处地址:?#26412;?#24066;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甲188号  联系电话:010-59438689 中国担保协会 版权所有@Copyright2008—2011   京ICP备10042963号-1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投资担保体系建设领导机构:国务院办公厅  投资担保监管机构:建设 最高人民法院 国家银监会 国家工信部 国家工商总局 国家发改委国家财政部商务部科技部等(融资性担保监管办公室设在银监会)  投资担保研究机构: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担保协会投资担保研究院 ?#26412;?#22823;学经济学院金融系  投资担保自律机构:协会 担保协会 全国担保机构联席会 投资担保指导单位:商务部 财政部  中国人民银行 国家银监会 国家发改委 国务院法制办 国家工信部  投资担保监督媒体:CCTV-2 财经 CCTV-2 经济与法 CCTV-新闻1+1 中国经济信息杂?#26087;?/A> 法制日报  国担保协会网络部   中国担保杂?#26087;?/A>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肺癌早期治疗 肺癌晚期治疗 ?#36212;?#30340;中?#34903;?#30103; 肿瘤早期治疗 肿瘤晚期治疗 ?#26412;?#32959;瘤医院 ?#26412;?#30284;症治疗 汇海 汇海教授

         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线

          <sub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l17b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l17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dl17b"></track><thead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cite id="dl17b"></cite></meter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dl17b"><menuitem id="dl17b"><b id="dl17b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dl17b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l17b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l17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dl17b"></track><thead id="dl17b"><meter id="dl17b"><cite id="dl17b"></cite></meter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dl17b"><menuitem id="dl17b"><b id="dl17b"></b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dl17b"></sub>